注册有礼
< 返回资讯中心

数字经济时代,我们的悲与喜

发布人:中嘉和信 发布时间:2020.09.15 来源:中嘉和信

913日,一场数字与智能的智慧之旅在宁波落下帷幕,智能科技正融入人类社会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,充分的便利与无穷的潜力正显现在所有人的面前!

一、数字经济之喜

我们在数字经济领域发展的“先天优势”有目共睹,把握好在移动支付、共享经济、数字物流等技术方向上的发展机遇,不少需求因疫情而加速,很多事情本来是需要三五年的发展过程,可能会在一年之内就完成转换。

以协同办公软件为例,疫情期间,在线协同办公软件出现了集体爆发的状态,Zoom日活用户数量从去年12月的1000万增长至今年4月的3亿。

 钉钉的数据显示,到今年331日,用户数超过3亿,超过1500万家企业使用钉钉, 14万所学校、300万个班级、1.3亿学生在线上课,600万老师在钉钉上累计上课超过6000万小时。腾讯会议在推出后的两个月内,日活跃账户数超过1000万,国际版VooV Meeting已上线10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线上办公、线上学习这些本来是为了应对疫情作出的改变,疫情之后不会立刻消失,大家体验到新方式更有效率,未来可能会长期保留下去!

二、数字经济之忧

数字经济发展不会一帆风顺,最近有两篇刷屏文章,都是有关数字化经济发展中遇到的问题。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,在外卖平台系统的算法与数据驱动下,从2016年到2018年,美团外卖3公里送餐的最长时限从1小时缩至45分钟,再到38分钟,外卖骑手成了高危职业。骑手的配送时间不断被压缩,而骑手为避免差评和增加收入,不得不选择逆行、闯红灯等做法。“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,和交警较劲,和红灯做朋友”。
在庞大的数据面前,城市摆渡人——快递员幻化为提供输入的变量角色,任何试图保护自己的举动,在无死角的数据监控和效率至上的算法面前,都是那么的无力和苍白。《对不起,2.5亿老人,正在被抛弃……》,老人过安检时被拒绝,原因是没有健康码,而且老人不知健康码为何物。近2亿老人没接触过网络或者没有智能手机,意味着他们与基于网络的智能服务绝缘。

困在算法黑箱和算法偏见里面的,难道只是骑手和老人吗?当然不是,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算法的时代。我们点外卖、买电影票、订宾馆、打网约车,这些行为的背后都是一个个算法。从理论上来说,算法模型可以更加公平,因为机器不会撒谎,每个人都适用同等规则,没有偏袒。但是,事实恰恰相反,这些算法隐晦不明,编写者把商业利润、偏见误解都编入了软件!

三、数字经济的新活力

虽然消费市场尚未完全恢复到疫前水平,但线上消费的“热”中和了实体消费的“冷”疫情倒逼新消费,催生新业态。从市场讨喜的各类网红带货看,其中固然有喧嚣的市场槽点,但也给消费市场带来了正能量。出现在网红带货队伍中的不仅有各路民间网红,也加入了一线明星,更有各级政府官员。
商务部大数据监测显示,今年一季度电商直播超过400万场,100多位县长、市长走进直播间为当地产品代言。1-6月,直播经济规模达5630亿元,直播刺激的消费规模达2833亿元。

网红经济、直播经济为中国数字经济注入新活力,也重塑了消费市场。在疫情困扰之下,消费市场面临新抉择,新技术给消费市场提供了加速转型升级的主动力。我们拥有数字经济的良好基础,也有全球最多的移动互联用户,更有5G新技术的加持,相信数字经济将创造的不仅是创富神话,也将为更多的人提供创业传奇!

相关文章推荐《“智慧杆塔”缘何火热

热门新闻

版权所有©2018年北京中嘉和信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京ICP备09037838号-6京公网安备11010602110005号